這邊飲水靠打井,那邊自來水通到戶;這邊護林苗木補貼一畝才300元,那邊3500元;這邊村支書月膠原蛋白工資400多,那邊1200多,這邊每月養老金55元,那邊漲到了350元……一條公路分割了兩個村莊,也分割了兩種命運。這邊是北京房山區鄭家磨村,那邊是河北淶水縣蘧家磨村。倆村都帶有一個“磨”字,相傳因出石磨而得名。但如今從馬路的兩邊看去,村容村貌卻宛如兩個時空。(8月11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在京津冀一體化的議題背景下,一條馬路隔開兩個世界的鮮明例證,揭開的不僅是兩個村莊因地處不同行政疆界所造成的巨大差距,更是京津冀一體化的議題從紙上走入現實的障礙重重。20年間,只有個別蘧家磨村的姑娘嫁到鄭家磨村,但蘧家磨村的小伙從來沒迎娶過鄭家磨村的新娘——如果蘧家磨的小伙什麼時候能娶到鄭家磨的姑娘,那就真是一體化了。村民的感嘆,雖不如京津冀一體化來得宏觀與高端,卻是真實可感的活著的現實——現實的巨大差距擺在那裡,一記憶體體化談何容易?
  一條馬路隔開兩個世界,這顯然算不得所謂“區域差距”,更算不得市場原因導致的發展差距,那麼這是一種什麼差距microSD?就像生活在一起的個人,卻有著嚴重的戶籍差距,相鄰的村莊,只因分屬不同行政疆界同樣有著天壤之別。這當然不是“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”的產物,這隻能是“政府發揮決定性作用”的結果。
  政策差異或者人為原因導致的發展差距巨大,是京津冀一體化進程中必須正視的困境;這就像攤大餅,占據福利制高點的當然不樂意犧牲自己攤薄給周邊。“自覺打破自家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”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困難。其實,一條馬路隔開兩個世界,又何止是京津冀一體化的議題?區域差距巨大帶來的發展嚴重不平衡,東邊是歐洲西邊是非洲,是當前中國面臨的最大發展難題之一;西部大開發也好,中部崛起也好,都是要儘量糾正傾斜的天平SD記憶卡,但這畢竟不只是政策的角力,更有市場的原因。
  相比之下,一條馬路隔開的兩個村莊,如果也一邊是歐洲一邊是非洲,那就純粹只能是所謂“政策性不公”。這是可以改microSD變,並且必須改變的。因為分屬不同行政疆界,即便都搞新農村建設,也完全不是一個概念,像養老金這種公民福利更是相差7倍。可是,公共福利難道不應該有基本的公平嗎?像教育、醫療、社保以及其他公共設施方面,難道不應該是一樣的標準、一樣的落實嗎?
  在日本,學校無論地處農村還是城市,都有一樣的建設標準,經費也全由國家保障。在大多數國家,政府兜底的社保政策都不存在“貧富懸殊”的問題。我們要搞一體化,這些方面是否首先更該一體化?“蘧家磨的小伙什麼時候能娶到鄭家磨的姑娘”,這不只是京津冀一體化的議題,也是全國區域公平的議題。改變,首先就應該從消除各種“政策性不公”做起。
  舒聖祥(湖南職員)  (原標題:一條馬路隔開兩個世界,該如何一體化?)
創作者介紹

kaze

sd71sdvb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